Tag标签
  • 传统
  • 图文
  • 卡片
全部文章

终结乞讨之乡 对红河县垤玛屯子民生存的再考查

河南乞讨之乡

  

终结乞讨之乡 对红河县垤玛屯子民生存的再考查

终结乞讨之乡 对红河县垤玛屯子民生存的再考查

终结乞讨之乡 对红河县垤玛屯子民生存的再考查

  一手抓思想,一手抓经济。当地政府对垤玛乡的综合扶贫让村民的生活和观念逐渐发生了转变。一年多时间过去了,全乡没有发生一起外出乞讨事件。 谈及垤玛乡的扶贫工作,乡长朱副祯说,为了让群众更快富裕,根除外出行乞状况,乡政府制定了“五个帮”原则帮助群众改变思想,帮助群众提供就业信息,帮助村民学习农业技术,帮助村民寻找发展产业的资金,帮助村民因地制宜制定产业发展计划。 2012年3月30日,都市时报记者再次造访垤玛乡。乡政府所在地已经成了工地,工人正在紧张施工。乡长朱福祯介绍,如今,乡里到每个村委会的路都硬化了,轿车也能进村。因为政府发了补助,有村民正在忙着盖新房。到6月30日,街道、农村的硬件建设都将发生变化,一个崭新的垤玛将出现在人们的眼前。 封闭带来贫困。垤玛乡有的村民一年纯收入只有570元。当地政府面对采访毫不避讳,据介绍,垤玛乡最严重的时候有近千人外出乞讨,对于这个人口仅1万多人的乡镇来说,这已经不少了。 2011年2月6日晚,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组织警力,对微博上曝光的部分在昆乞讨儿童进行清查。警方在南屏街附近找到53名乞讨者中,其中有13名成年人和23名未成年人都来自红河县垤玛乡。 去年记者造访这里时,李咀六家的牛和猪还关在他家的客厅里,客厅里有火塘,烤火时屋里充斥着牛粪的味道。一年时间过去,家庭和村子都发生了大变化。 现在,除了已上大学的小儿子朱伟德,朱石木的4个儿子还挤住在几间老房子里。现在盖房子政府有补助,到了盖新房的时候了。朱石木盘算着,将儿子外出打工的钱凑在一起,再借点,盖几间新房。 乡长朱副祯说,垤玛乡制定了短期、中期、长期综合扶贫计划,短期发展冬季农业、冬早蔬菜,中期发展养猪、山羊等畜牧业,长期则发展林果经济,种植草果、龙胆草、核桃、杉木等。这些产业,村里都引进外面的企业来做。目前引进了一家木业公司发展滇南小耳猪产业,建设年出栏1500多头的小耳猪基地,还引进了一家医药企业,来种植龙胆草。目前,垤玛乡已经种植杉木1.2万亩、草果7500亩、龙胆草7600亩、核桃2.3万亩、茶叶1.8万亩。 普施村河对岸,是新建的村民居住区,大部分村民都在盖房子,这个52户人家的村子现在只有7户人家没有盖新房了。令村民高兴的是,现在连盖猪圈政府都有补助了,只要村民愿意盖,政府免费提供空心砖和水泥。 红河县扶贫办主任杨世红,是垤玛乡很多扶贫项目的具体实施人。谈到目前的扶贫工作,他觉得肩上的担子很重。 今年进牛红村,就容易多了, 4.2米宽的水泥路面刚刚铺设完毕,副乡长周绕兵就开着轿车进了村。 “扶贫工程”设6大类,27项和57个小项,项目涉及交通、水利、产业扶持、扶贫开发、社会事业、民生保障等多个领域。红河县委、县政府计划的“扶贫攻坚战”时间为1年,着力完成乡村基础设施建设。目标是在2年内,使垤玛乡农村经济总收入增长15%,农民的人均纯收入增长10.5%,人均有粮食达到300公斤以上,基本消除未解决温饱的贫困人口,实现通路、通水、通电、通广播电视,进村道路硬化、实行人畜分离、村民有稳定收入的产业。村民就学、就医得到改善,村容村貌、生活得到改善。 “具体的扶贫工作是个长期性工作,全县的扶贫任务重,垤玛也不例外。”杨世红说。(记者 王宗林) 副乡长周绕斌是驻牛红村工作站的站长。在工作站办公室的门背后,挂着水壶与草帽。周绕斌说,这是乡村工作站实行“五个一”工作方法,即一顶草帽、一个水壶、一个背包、一把锄头、一个笔记本。工作站的工作人员随身携带这5样东西住在村里,与村民一起生活、劳动,帮助生产。以前干部进村指手画脚,群众看了烦;现在干部与群众一起干活,颇受好评。 如今,一年时间过去了,垤玛乡“乞讨乡”的帽子摘掉了吗?扶贫工程落实的情况怎么样?3月底,记者再次走进垤玛乡,回访当地村民。 为制止日盛的外出乞讨风潮,近年来,垤玛乡政府采取了一系列强制干预措施。3条出乡的主干道都设卡,携带孩子外出的村民,需要出示村委会的批条才予以放行。但即便这样,仍有不少人成为“漏网之鱼”。 朱松沙说,实际上外出乞讨在村民看来并不光彩,但大部分的外出乞讨者还是为了生计。要彻底终止外出乞讨,最好的办法还是让村民富起来。现在政府扶持农村产业发展,村子里因地制宜,缓坡适合种草果,陡坡可以栽杉树,坡地可以种核桃。常用的耐火资料有哪些,只要村里人愿种,政府就免费提供苗木给村民,今年大家积极性很高。他本人也承包了村里100多亩荒坡,种了草果。“日子好过的话,谁还愿意出去要钱,跪在地上求人?” 朱副祯透露,垤玛乡也有自己的“小算盘”,那就是在“十二五”末期,人均有经济作物5亩以上,村民人均纯收入达到3000元以上,全乡基本实现脱贫。 微博上的消息满天飞,30多家媒体的记者闻讯赶到垤玛乡采访,引起了省、州、县各级部门的重视。 2011年2月22日,红河县召开会议,专题研究垤玛乡扶贫工作。2月25日上午,红河州委、州政府在蒙自召开红河县垤玛乡工作汇报会,研究解决垤玛乡少数群众外出乞讨的相关事宜。2月28日,于建嵘从北京飞到昆明,然后赶赴垤玛,伍皓与于建嵘等人一起去查看了村子的情况。随后,壹基金也参与到救助垤玛乡乞讨儿童的行动中。当年6月,由红河县农科局、卫生局、交通局等多个部门组成的综合扶贫指导组进驻垤玛乡,由垤玛乡政府工作人员组成的乡村工作站进驻到每个村子。 牛红村离垤玛乡有9公里路程,也是外出乞讨者最多的村庄。2011年2月造访该村时,乡政府的越野车陷进了烂泥路上,在村民的帮助下,用了1个多小时才将越野车挖了出来。村民说,下雨天土路连拖拉机都无法行驶,就连走路,泥巴都能把鞋子“拔”掉。 垤玛乡位置偏僻,离红河县城有109公里。当地一位老干部说,垤玛乡条件落后,治安不好。上世纪80年代末,垤玛乡还不通路,这名老干部在垤玛乡工作了3年,来回走路41次,每次要3天。 从村委会骑10多分钟的摩托车,就到了吼玛村民小组朱石木家。不会说汉语的朱石木通过村小组长的翻译听明白记者的来意,急忙说:“莫,害羞羞地,不会再讨米了。”她解释,外出乞讨只是为了儿子凑学费。去年被接回家后,听了文艺队到村子里的宣传,她对自己的行为感到“很害羞”。如今,在政府、好心人的帮助下,她的儿子顺利考上了云南农业大学。 李咀六的妻子提着猪食,走到刚盖好的新猪圈旁喂猪,在猪圈背后还有两排牛圈,规划很整齐。李家猪圈里的3头小耳猪已经长到30多公斤,到了年底,这就是抢手货。李咀六说,政府帮助盖了新猪圈后,家里的蚊子都少了很多,也闻不到怪味了,村子里也干净多了。 周绕兵副乡长指着村外一块空地说,将来猪圈、牛圈要集中建盖,与人居分离。吼玛村的道路要修,村容村貌要整治,危房改造政府有补助,指导组帮助村民种粮食。朱石木在一旁听得很认真。 李文勇,原垤玛乡党委书记,现任红河县委常委、县委办主任。谈及“乞讨乡”,他坦承,有些村民的“等靠要”思想严重,作风懒散。要改变现状,就必须设法改变群众的思想观念。 胡自来说,当地村民不太懂得如何把地种好,一是不知道地缺什么肥料,乱施肥导致粮食产量不高;二是对节气把握不好,不注意插秧的行距和间距,稻谷育秧时间过长等。这些不佳的生产方式,都是粮食产量提不高的原因。为此,指导组采集了200多份土样,对整个垤玛乡的土壤进行测土配方,指导村民根据土壤的需要施肥。3月30日,在集体插秧现场,技术人员还下田拉线,指导村民按线来插秧。 一个瘦小的女人从田里走了出来,随行的村领导介绍,她是村里的致富能手段沙衣。自从乡政府发展冬季农业后,段沙衣发现,以前冬天闲置的土地成了致富的“金地”。今年她种了10亩豌豆、7亩冬洋芋、4亩蚕豆,全都收完了。豌豆是当地政府与昆明一家农业公司签下的订单,按保护价1.5元/市斤收购,今年干旱,她家的豆角卖3元/市斤,光豌豆就卖了1万多元,加上蚕豆、洋芋,毛收入有3万多元,这让段沙衣非常高兴。如今,她家的新房再过半年就完工了,她感叹,只要勤劳,在家种地也能过上好日子。 因为大量“产出”乞讨人员,垤玛乡顿时受到众多媒体的关注。但是,垤玛乡情况究竟怎样,此前没人知道。 据介绍,以前当地村民的技术落后,庄稼地只栽一季水稻,就闲置了,现在综合扶贫工作组在村里经常教大家种地,发展冬早蔬菜、稻田养鱼、种茶。看到像段沙衣这样的“能手”种地挣了钱,很多村民也积极学习种冬早蔬菜,种地的积极性比以前高了。 腊哈村村支书朱松沙出示了一份《村规民约》,上面明确写着“对外出乞讨者,每人处罚3000元—1万元,同时取消其家庭享受的所有强农惠农政策”。对于组织乞讨的人,处罚更重。朱松沙说,村规民约是村里集体开会通过的,将“禁止乞讨”写进去,是希望村民共同遵守。 据介绍,政府为了帮助村民发展产业,想了很多办法。为了发动洛红村的村民发展养羊产业,该村的村民得到了政府发的50只大山羊,还有免费发放的鸭子、苗木等。在政府的带领下,村里有人成了运输户,有人成了致富能手。 工作人员指导村民,在旱地采取套种技术,在玉米地里套种豆类、向日葵等,解决增收问题;通过地膜覆盖等技术,解决秧苗成活率不高等问题。同时引进先进谷种,亩产能达到500公斤以上(原来村里平均亩产只有350公斤)。同时组建了茶叶改造服务队,帮助村民将每亩干茶叶的产量增收到50公斤(原来是25公斤)。 怎么帮助村民发展农业产业?红河县农业与科技局副局长胡自来最有发言权。他现在的身份是垤玛乡扶贫指导组组长,2011年6月,他来到垤玛乡驻扎,“手把手地教农民种地”。全乡72个村民小组,都安排了技术人员。 李咀六是村子里的护林员。最近几年他种了5亩茶叶,虽然产量不高,但每年都有几千元收入。他家的两个孩子在外打工,他时不时摘点野菜卖,平时种种地,日子已经过得比较宽裕了。 朱石木家在红河县垤玛乡。2011年年初,她与众多村民一起,外出行乞。红河县垤玛乡这个偏远的乡镇因为他们,一时闻名国内因为当地出外行乞的人多,垤玛乡得了个“乞讨乡”的绰号。此后,30多家媒体的记者走进垤玛乡,当地人的生活状况引起政府的重视。红河州委、州政府决定,要加大扶贫力度,两年内在垤玛乡、三村乡投入1.6亿元,“十二五”期间对两个乡投入4亿多元,实施综合扶贫,改变当地群众生存条件与乡村面貌,刹住外出乞讨风。 “莫,害羞羞地,不会再讨米了。”60岁的哈尼族妇女朱石木不会说汉话,她坐在火塘边,不停地用手比划。借助村小组长的翻译,她说,自己再也不外出乞讨了。 牛红村的14岁女孩朱阿某在垤玛乡中学读初一。谈及外出乞讨,她把脸捂了起来其实她一直觉得乞讨不是好事,在家劝过父母不要外出乞讨,“不然会被人家看不起”。 2011年,一起名为“微博打拐”的公益行动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。2011年1月25日,中国社科院教授于建嵘在微博上发起了“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”行动,倡导大家关注身边的行乞儿童,希望举全国之力解救他们。由此,来自红河县垤玛乡的大批乞讨儿童进入了网友的镜头。 在垤玛乡政府综合扶贫领导小组的办公室里,有一块电子屏幕,上面写着“离垤玛乡综合扶贫攻坚战结束还有××天”。到今年6月30日,扶贫攻坚行动就满一年了。 去年见到朱龙沙的时候,这个孩子一副迷茫的神情,学习成绩也不是很好。回家以后,老师多次找朱龙沙谈话,他自己也觉得外出乞讨是件丢人的事。现在,当地政府为朱龙沙申请了420元补助,加上“两免一补”和营养餐计划,朱龙沙现在的生活还过得去。生活条件的改善,让这个孩子逐渐活泼了起来。 同行的垤玛乡乡长朱福祯介绍,以前在垤玛乡,大部分村民都是将牲畜关在自家房里,离人住的地方太近,很不卫生。“人畜分居”以后,村里干净了不少,居住环境也变好了。普施村已经成为这方面的典范村。 虽然云南连续3年干旱,但因为森林茂密,垤玛乡河玛村委会并不缺水。3月30日,村民开始插秧了。综合扶贫领导小组的技术人员一大早就来到地里,帮助指导。 牛红村的朱龙沙今年14岁,读初一。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,母亲一年后改嫁,朱龙沙成了孤儿。好心的大伯收留了他,但大伯家有3个孩子,日子也过得紧巴巴的。伯父经常趁假期带着他们出外乞讨,住小旅馆,一天能挣20元。乞讨的日子让他受尽了窝囊气。 去年年底,国家提高了贫困人口的标准,人均收入在2300元以下的都属于贫困人口。根据2010年的统计标准,全县有13.4万贫困人口。现在标准提高了,具体贫困人口数量还未统计出来。初步估计,全红河县的贫困人口为20万人左右。这对于人口29万的红河县来说,是个大数目。拿垤玛乡来说,总人口只有15201人,按新标准,贫困人口占了80%以上。虽然这次加大了扶贫力度,但短期内只能改善基础设施。 2011年的垤玛乡,到处是泥泞的土路。全乡6个村委会没有一条硬化的水泥路,车子经常在路上被卡。进入村庄,砖房也是屈指可数。 朱阿某家里的小砖房被媒体多次曝光,说她的家是乞讨挣钱建的“别墅”。这种说法被她的母亲否定了。“我们是带娃娃讨饭了,但大多数钱是打工挣的,我们两口子大多都在勐海装香蕉挣钱,只是暑假、寒假带着孩子去昆明、贵阳乞讨。”朱阿某的母亲说,现在扶贫政策好,种地有技术人员帮忙,现在打算把家里的地种好,抽农闲时间去附近打工,过好日子,不会去乞讨了。 垤玛乡政府以前制定的“限制村民外出乞讨”的规定,因为有限制村民自由出行的嫌疑,被媒体披露后,饱受指责。后来,垤玛乡政府改变策略,让各村小组自己解决村民外出行乞的问题。有的村委会召集村民,开一场“村民怎么看讨饭”的讨论会,让村民各抒己见,还组织乡村文艺工作队,宣传外出乞讨生活的艰辛与不幸。同时,村民小组召开村民大会,制定《村规民约》,约束村民外出行乞。 除了贫困,村民的懒惰也是形成“乞讨乡”的原因之一。2011年2月15日,红河州委宣传部长伍皓在微博上发布垤玛乡村民外出乞讨的情况,希望 “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”的发起者于建嵘教授能关心此事,支持当地从根本上解决垤玛乡行乞的问题。 4天后,贵阳警方在贵阳市一家名为“洁安旅社”的招待所内,发现参与行乞的20名成年人和22名未成年人。他们同样来自红河县垤玛乡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本站文章于2019-10-25 12:02,互联网采集,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。 转载请注明:终结乞讨之乡 对红河县垤玛屯子民生存的再考查 河南乞讨之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