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标签
  • 传统
  • 图文
  • 卡片
全部文章

红河州垤玛乡:这一年“乞讨乡”没有人出门乞

河南乞讨之乡

  

红河州垤玛乡:这一年“乞讨乡”没有人出门乞

  

红河州垤玛乡:这一年“乞讨乡”没有人出门乞

  去年的2月12日,朱批福和妻子朱建夫带着女儿在贵阳出现,随后被警方带走送回家中。被送回家中后,朱批福这一年去到最远的地方就是玉溪,因为家中地少,产出的水稻不够全家人吃,他会去附近打一些零工。

  去年回家后,他成了村里的扶持对象,驻村的乡村工作站干部多次找他谈话,终于让他决定留在村子里,利用自己的双手改变生活。当时给他补助了空心砖和水泥,建烤酒房。他的烤酒房建成后,年产能够达到5吨左右。100公斤谷子能烤35公斤焖锅酒,烤酒剩下的酒糟就可以拿来喂猪,所以,他还准备在烤酒房旁边建一个猪圈,年出栏生猪50头左右。两样全部建成后,一年的收入足以养家了。

  朱批福说,自己再也不会去贵阳了,也不会趁女儿放假的时候,带她出去了,“娃娃都在垤玛读中学了,出去乞讨太害羞了。”朱批福说,盖房的时候借了几万元的账,去年一年打工只还了1万块,还要再辛苦几年,要尽快把这笔款还上。

  说起之前的经历,朱哈生不好意思地笑笑说,他是家中的独子,姐妹嫁出去后,家中的老人就靠他一个人养活。为了给老人养老,当孩子放暑假的时候,他就带着孩子去了贵阳。到了贵阳,别人看他比较可怜,就给了他和孩子一些钱,慢慢地就开始乞讨了。

  莫琨是牛红村委会主任助理,大学生村官。他是2009年9月17日上任的,到村子后,住在村委会原来的老房子里。那个时候的他还不会骑摩托车,从村子到乡政府的5公里路都是步行。一个礼拜去一次,每次去都顺带买点肉什么的。莫琨说,去垤玛乡政府的路一起风就漫天灰尘,如果下雨就泥泞不堪。有一次乡政府的越野车在去牛红的路上,陷在了一个坑里,驾驶员怎么努力都开不出来,最后还是村民帮着抬出来的。自从开始综合扶贫之后,现在进村子的路都已经硬化,再也不用踩着泥巴进村了。村子里的路面也硬化了,还给村民盖了猪圈、牛圈,家畜都已经圈养,整个村子的面貌焕然一新,彻底改善了大粪加泥巴的局面。

  朱哈生是垤玛乡垤玛村人,也是去年出去乞讨的农户之一。朱哈生家养着4头肥猪,外面散养着两头当地特有的小耳猪。见到朱哈生时,他正在家门前打地基平地,在那里,他要盖一个烤酒房。

  朱批福家的房子仍然算是村中最好的,拿到了政府补贴的5吨水泥,朱批福把家里的厨房修起来了,门前屋后的地上也铺了水泥,下雨不用再踩泥巴了。

  当时全乡乞讨家庭有43户,牛红村就占了20多户。因此,牛红是整个乡乞讨最严重的地方。莫琨说,垤玛乡这个地方出去乞讨有先例,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当地村民因为好吃懒做,等、靠、要的思想比较严重,大家在粮食不够吃的时候就会出去讨饭。为了解决村民出去乞讨的问题,乡政府对牛红村每个经济有困难的家庭进行了摸底调查,有针对性地进行帮扶。在牛红种植了杉木、核桃、苹果等1100多亩,帮助村民利用冬闲田养鱼,改造菜园子,培训村民的种养殖技术,帮助村民脱贫致富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本站文章于2019-10-24 13:15,互联网采集,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。 转载请注明:红河州垤玛乡:这一年“乞讨乡”没有人出门乞 河南乞讨之乡